FINAL FANTASY VII─約束之地

關於部落格
There is nothing either good or bad,
but thinking makes it so.
─『Hamlet』Act 2,Scene 2
  • 60012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武器擬人-關於正宗的裏設定(?)

WEAPON  STORY

在 久遠昔日的極西島國上,有一位男孩和一位女孩。男孩是武士之子,女孩是鑄刀師之女。男孩愛上了擁有異邦血緣的美麗少女,並向她約定,總有一天要讓她穿上最 美麗的白無垢。這份純潔的戀心卻得不到認同,長大成人的青年被當作政治聯姻的道具。他不甘屈服於家族的癡望,想帶著心愛的少女一起遠走高飛。但抵達少女家 時卻尋不著她的芳蹤,只有其年邁的祖父。此時惡魔的耳語再次滲入青年心中的縫隙「你想永遠守護在她身邊嗎?想不想成為專屬她的無二存在?」…


聽 說戀人即將成親,少女選擇退讓。與其和家世及身軀都已衰敗的自己結婚,這樣他才會幸福。她甚至藉故出了趟遠門,因為固執的他一定會要帶自己走,必須讓他死 心才行…應該是這樣才對…為什麼…少女茫然地佇立在血泊之中,祖父枯槁的屍體癱倒在其腳邊,死前的瘋狂凝結在沾滿鮮血的臉上。一把剛鑄造成的巨型太刀靜靜 地,放置在鍛冶場中央。染血的撥火鉗自少女手中滑落,她顫抖地伸出手將刀抱起,收在劍鞘中的刀身沉甸甸地依偎在懷中…墜入魔道的鑄刀師,終於作出了擁有靈 魂的妖刀,利用了『他』的愛和生命…「對不起…」少女抱著刀痛哭失聲…


自被鑄成以來,刀便時常聽見女子的嚶嚶啜泣。細柔的手無限 憐愛地輕撫它的身軀,伴隨著一顆顆淚珠。她的聲音一次次顫動著刀心中的空洞。刀感到困惑。汝究竟為何而哭?為何汝的一切令吾感到憐惜,而吾心中缺失的又是 什麼…如此幾度星霜,一日她緊抱著刀,似乎被人追趕著。我不要再失去『你』了、她的聲音柔弱卻又堅定不已...周遭陷入爭執,混亂之中有人抓住刀並抽離劍 鞘─刀撕裂了她纖細的身軀,頓時它聽見內心深處有東西崩壞的聲音…受到血之洗禮,幻化為人的妖刀斬殺了所有來奪取他的人。他悲愴地抱起殘有一絲氣息的少 女,聽見他的呼喚少女睜開了雙眼「我好想見你...」白皙的手如同往常般充滿愛憐地撫過白銀的髮絲和他的臉龐... 「不要哭…是我害了你…對不起…對不起…」「喜歡…你…」少女用盡僅存的力氣訴說她的愛後便陷入永遠的沉睡…


今夜再一次地夢見過去的記憶。害怕失去所愛的人而做了抉擇,卻忽視了如此簡單卻重要的事。曾幾何時遺忘了當初守護微小幸福的勇氣,以及在那盛開的櫻花樹下所訂下的純白約定…已經回不到那段單純的日子,而未來只有永劫的孤寂。無人的漆黑神殿裡,妖刀發出了無聲的嘆息。
 



以下是不嚴肅註解:

◆WEAPON  STORY
這個寫作方式是仿照個人超愛的DOD+NieR系列裡,每把武器都內藏一個故事,每升一個等級就可看到一段新文章,全文總共由4個段落所組成。基本都是些很獵奇的故事,但文筆真的是好得沒話說我超喜歡wwwww
 

◆極西島國
指的是武台(ウータイ)地區,FF7中優菲的故鄉。因為充滿日式風情,故有不少推測說正宗出自於此www
 

◆男孩(青年)
正宗還是人類的時候。相貌跟現在一樣,只差是黑髮灰眼
鍾情又癡情的小色胚(誒
本名…應該就是正宗啦,頂多改成貞宗(有夠懶
不忍說考慮過五郎這個名字(為毛是五郎

p.s正宗&貞宗都是有名的鑄刀師的名字喔www
 

◆女孩(少女)
正宗生前的戀人,基本長的和小合合一模一樣(爆)

美女(^o^≡^o^)(^o^≡^o^)(^o^≡^o^)wwwwwww

我超喜歡這種『你和我死掉的舊情人好像但你們終究是不同人可是我還是好喜歡你』的梗

以前曾是名門,但自從被人尊為鑄刀天才的祖父走火入魔後便家道中落。
祖母是來自海對岸、金髮藍眼的外邦人, 因此有著深棕色捲髮和雪白的皮膚。因為家庭背景和外表的關係,導致她時常變成他人捉弄嘲笑的目標。
唯獨正宗對她一見鍾情(炸)
 

名字叫作『讓』,當初很直覺就想出來的名字。暱稱小讓。
後來查了『讓』日文念作ゆずり,正好音近小合合在現パロ設定的別名『百合(ゆり)』www
 
另外『讓』也有退讓、不去爭取的涵意,正好符合設定中她的個性。覺得自己沒資格跟別人爭奪,總是懦弱的退開,隱忍別人得寸進尺,到頭來才發現自己已失去一切。

雖然故事裡沒寫出來,但有設定小讓的父母也是被祖父害死的,她知道事實,但因年紀小加上害怕於是選擇沉默。就算心已化為鬼,但終究是自己唯一的親人,所以她想忍到祖父自然死亡就好了。
 
結果正宗卻上鉤GG了,忍點(?)終於被戳爆的小讓於是打死了祖父。
 
真的別欺負這種溫順不會反擊的人,哪天爆發了真的怎麼死的都不知道(

面對生死關頭會很堅強的裏男前(?)女角。

 
p.s裏設定:小讓的祖母出身自尼布爾海姆(ニブルヘイム)
嗯,懂者懂之www


 
◆白無垢
日本傳統的結婚禮服,講白一點就是求婚宣言www
 


◆刀&妖刀、它&他
因為個人設定所謂的妖刀要吸過人血後,才會發揮完全的實力,甚至人格具體化並幻化成人,不然就只是有自我意識的刀。
所以故事的第3段前半段,尚未砍過人、人格未清醒的正宗用『刀』『它』來稱呼,自言自語那段也故意用比較古式的說法(吾、汝);而後半段人格覺醒後則是用『妖刀』『他』稱之。
對不起搞得好複雜wwwwwwww
 
◆神殿
供奉+封印正宗的地方。
 
 
◆『偽りの顔』劇情補充─いにしえの妖刀、空から来た災厄
幾百年後神羅&武台的戰爭爆發,戰亂中剛投入戰爭、年約15、6歲的賽飛羅斯陰錯陽差的闖進神殿,因為失去武器,情急之下硬是解開了正宗的封印。


小賽飛prpr(走開

雖然打倒了敵人但也差點被反撲的正宗打死(炸)
正宗表示老子不需要主人

頻死的小賽飛體內的J媽細胞為了保護他而起了反應,類似短時間的強化
治癒能力、翅膀、觸手攻擊(?)、和J媽最強大(?)的生存能力:擬態。
 
這時候小賽飛已經昏死了,所以身體的掌控者(人格)是J媽www
不過這只是暫時的能力,等到危機過了J媽細胞就會無法支撐而回復原樣,小賽飛本人也啥都不記得。
 
雖然FF7裡賽飛超強,除了被小C背刺,更本沒有快翹毛的經驗,所以也不知道萬一他快掛了會不會開啟甚麼外掛能力(誒)
不過J媽細胞是很聰明的寄生生命,它會盡力保護好自己的宿主,而賽飛又是它們最完美的宿主兼未來的『本體』,一定會拼命保住他吧。


 
因為J媽耍賤使用擬態,正宗被打到連人型都維持不住,最後在J媽威脅要折斷本體(刀)他才勉強臣服…到頭來還是捨不得這個形同小讓捨命保護的軀殼被人破壞。
 
等小賽飛清醒過來,發現身上毫髮無傷而四周是一片狼藉,首度對自己感到懷疑和恐懼…
他拿起變得溫馴的刀,看著自己倒映在刀刃上影子,藏青色的虹膜閃爍著光輝…
「我真的是人類嗎?」
 
看到小賽飛露出和剛才的殘暴判若兩人的無助神情,正宗陷入沉思
居然不知道自己體內養著怪物嗎,這樣會很麻煩的…(圖像錯

明知道事實,但正宗只是淡然地回了一句「是人還是怪物由你自己決定─」
 

 
後面我接不下去惹wwwwww(自暴自棄
總之就是正宗心軟,覺得放著這個小毛頭不管總有一天會出亂子,使用他的話可以強化賽飛的實力,不會受到傷害也就不會使那個危險的怪物覺醒了吧?

結果幾年後還是在尼布爾事件破了功wwwwwwww(ㄎㄅ
 

依照原作的嚴肅劇情來看這個設定,正宗簡直超苦逼wwwwww
除了再也脫離不了賽飛之外,連讓自己心動不已、長的神似舊情人的可愛小妞也是敵對關係wwwwwwwww
 
真的,超苦逼wwwwwwwwwwwww (還不是你害的


加油吧正宗!
(加什麼油啦!?
 
 
 

最後感謝容忍某芯廢話、一路看到這裡大大們wwwwwww
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